3 P 情人劫 .......

3 P 情人劫 .......


今年的情人節,我將自己反鎖在家裡,淨身沐浴,跪在神桌前感謝上天讓我重生。 在去年此時,發生了一件讓我痛不欲生的事。對很多男人來說,「一夜七次郎」是一生之中可遇而不可求的風流。但我來說,那一次真的讓我「精」盡人亡,差點連小命也丟了。 在去年情人節前夕,我收到一則簡訊,是我前女友Cindy傳來的。上面寫著,希望今年的情人節能與我見上一面。我腦海裡立刻聯想起大學時期與她在床笫間的放蕩與旖旎。愈想就愈「性」奮,但對現任女友Paggy要如何交代呢? 「企圖心有多少,方法就有多少」。我馬上擬了一張「情人節出差明細」,說自己當天要跑客戶、開會,非到晚上十一、二點無法脫身,情人節只好另行補辦。 Paggy 照例嬌嗔了幾句,居然就放過我了! 「精蟲衝腦」的我喜不自勝,連緊打電話到一間相好的「六星級」汽車旅館插隊,要求一定要把最精緻、最好玩的套房留給我,在一切事情安排妥當後,就便打電話約Cindy碰面。 當我看到Cindy時,真嚇了一大跳!經過社會洗禮的她果真不同,比起學生時的青澀更加性感嫵媚:寶藍色貼身套裝讓她嬌小豐腴的胴體火辣萬分;胸前刻意解開的鈕扣,讓若隱若現的雙峰在純黑蕾絲的包圍下更加明顯;特別剪裁的及膝短裙藏不住粉嫩的雙腿!當她坐上車後,一股淡雅幽香撲鼻而來,讓我兩腿間的衝動更加鼓漲,好像隨時都要「破繭而出」! 強忍著呼之欲出的鼻血,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她說剛和男友分手,分手後才明白「舊愛還是最美」,因此她想找我敘敘舊,談談心事,希望能給她帶來「一次」永難忘懷的回憶,好呀,這可是妳自己送上門來,別說一次,十次我都幹呀! 我當下鼓起勇氣單刀直入地問:「春宵一刻值千金,那……我們直接去開房間,好不好?」 她紅著臉點了點頭,算是默許了。 這時原先要驅車前往法式餐廳的我就在大馬路上來個甩尾迴轉,直撲汽車旅館!兩個人像是相戀多時的情侶一樣緊摟進房。才剛進門,柔軟香甜的蜜唇如雨點般襲來,在摟抱間兩人全身上下的束縛也在瞬眼解除,就在我要「提槍上馬」時,Cindy制止了我。 「別急,我們先洗個澡嘛……」 鴛鴦浴?沒問題!我興高彩烈地衝進浴室,滾燙水柱有如催情劑般敲打著我倆渾身的性感帶,兩個人在好比遊泳池的浴缸中交纏著,她那又嗲又喘的呻吟更令我把持不住。梳洗完畢,我將柔軟有如豆腐布丁的Cindy抱上了床,正準備給她一個「痛快」,卻發現她目不轉睛看著旁邊的八腳椅,露出極為渴慕的嬌態。 「喔,小騷貨,妳也想試試這新鮮傢夥嗎?」我邪笑著問。 她那無辜的雙眼眨了眨,算是給我回應。 美人在臥,豈能丟臉?我十分熟練地將她抱到八腳椅上,順便解釋待會要如何大玩「平成四十八式」,她卻搖搖頭,示意我坐在上頭。 「我想……讓你看到一個不一樣的我……」她嬌羞地說。 這麼主動呀?是想幫我服務嗎?我連忙換位,大剌剌地躺在上頭。 她一邊微笑,一邊將我手腳固定住。確定我動彈不得後,她竟然圍上了浴袍,然後開始……打手機。 「妳……妳在幹嘛呀?」 「我有個朋友,」她看著躺平還能高舉著「旗桿」的我,咯咯地笑著:「今天她也很無聊,想來共襄盛『舉』一下,這也是我給你情人節最大的禮物喲!你不介意吧?」 介意?情人節能大玩三P根本就是祖上積德!還介意個屁?就在我大點其頭時,她也接通了電話,卻冒出一句:「妳可以進來囉。」 我還在好奇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門一打開,我差點嚇到縮陽!還什麼共襄盛「舉」咧,我根本「舉」不起來!因為進來的那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Paggy! 「怎……怎麼是妳?」我像是隻剛被閹割完的公雞慘叫。 「想不到吧!」Paggy緩緩走到我的身邊,看著我逐漸萎縮的小傢夥,鄙視的說:「呵,我還以為你多能『幹』呢?沒想到也不過是這副『鳥樣』!」 「妳們……妳們怎麼會認識?妳們到底想怎麼樣?」我想掙扎起身,無奈雙手雙腳早被牢牢綁死,如同待宰的羔羊。 她倆相視一笑,像認識多年的好友,但更像是對姊妹花!Paggy坐在床沿,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地說著:「兩個月前,我們在一場記者會上認識,那時我就覺得Cindy和我外型好像,兩人一聊起天來更是投緣,聊著聊著,竟發現我們兩個人都認識你。」 Cindy媚眼看著Paggy,接著說:「當我們愈聊愈深入時,這才發現那時候你還沒和我分手時,就已經和她在一起了,還記得那年的聖誕節嗎?你這混蛋竟然下午和我上床,晚上就和Paggy在同一間房裡搞了起來!你劈腿是這樣劈的呀,連最基本的尊重都沒有!」 她們兩個妳一言,我一句,把我那時劈腿亂搞的事全都說了出來!我當下冷汗直流、呼吸急促、口乾舌燥、印堂發黑,老半天只吐出一句:「有話……有話慢慢說……那妳們要我怎麼辦?」 「怎麼辦?」她們倆杏眼圓瞪、異口同聲地說:「把我們的青春還給我!」 「怎……怎麼還呢?」我的聲音像是一隻哀求同情的小狗。 她們兩個對看一下,露出極為詭異的笑容:「就讓你『父債子還』吧!」 父債子還?什麼意思呀?我還沒搞懂,Cindy已經開始褪下Paggy的衣裳。 男人有時真賤,就算我當時身臨險境,見到美女寬衣解帶仍目不轉睛猛瞧。 不一會兩個赤裸美女就站在我的面前,音樂一粛,Paggy雙腿大開,跳起火辣豔舞;Cindy緩緩用手包圍住我雙腿中的寶貝,開始上下其手。 「你愛劈腿,愛亂搞嘛,什麼叫『父債子還』,就是用你的精子來還!」Cindy淫笑著。 在視覺與感官的雙重攻勢中,沒兩三下,我的軟鳥就對著她們肅然起敬!再經由Cindy的巧勁揉捏,不到一分鐘,我便一洩千里了! 「哈,原來你也不過是個『快槍俠』!我們還真是遇人不淑呢。」 當她清理完畢,換Paggy來到了我雙腿面前,她十分不捨的看著我,然後撒嬌地說:「老公別怪我喔,是你當初亂搞在先的嘛,你還有沒有話要說?」 「妳……我……喔……」 根本沒有讓我申冤的機會,一股暖意襲來,她那性感紅唇已經在我的雙腿間埋頭苦幹。 正準備摒氣凝神,強忍住不讓自己興奮……Cindy居然來到八腳椅旁,輕巧地跨在我的身上,然後用她那白皙柔嫩的雙峰,開始幫我「洗臉」!一邊摩蹭,還一邊放浪地叫著:「喔……你好棒,喔……你真行,用力一點……再用力一點嘛」 我一用力,一挺腰,一股酸麻,我又失守了。 這兩個女人像是發了瘋似的開始對我亂搞,兩個香汗淋漓的裸女讓我一次又一次的挺立,一次又一次的軟倒,更狠的是,她們只有「手口並用」,最多乳交,就是不讓我「一桿進洞」! 到最後,無論她倆再怎麼吹、含、吸、舔、吞我也無動於衷時,她們開始在我面前表演兩女六九的淫亂花招!當她們嬌喘呻吟、擠奶擺臀、媚眼如絲、秀髮飛舞、玉體交纏時……我下半身又開始蠢蠢欲動了,我哭喪著臉求她們不要過來,但她們兩人就像噬血巨鯊般張開了血盆大口…… 就在第七次結束後,她們確定我存貨出清、一滴不剩,兩個人才心滿意足穿上衣服,並且拿出預備好的巧克力醬,在我虛弱顫抖的肚子上,大大地寫著:「情人節快樂」。 直到隔天中午,我才被打掃房間的阿桑發現我暈死在八腳椅上,經過一番急救我才悠悠轉醒。狼狽的我,苦苦哀求不要把這件事情宣揚出去,這才軟腿倉皇的離開。 我整整住了一個星期的院,在這七天中,我辭了職、搬了家、賣了車、連手機號碼都換了,就是不想再讓這兩個女人找上我! 在接下來的一年,我對女人無不「敬鬼神而遠之」,就連打個招呼都畏首畏尾,難道這就叫做「一朝被『女』咬,十年沒『莖』神」嗎?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