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少年俏蘿莉(01-40)

風流少年俏蘿莉(01-40)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001章 尷尬的相遇



那是一個回味著香氣的秋天。



蘇秀秀一邊捂著鼻子,一邊皺著眉頭示意我要不要進去看看房子,說實話我

真累了,我以前只知道女人挑衣服和化妝品挑的厲害,沒想到挑個租的房子也這

樣。



「我靠,租房子又不是買房子至於這麼認真嗎。」我面帶疲憊的說。



「廢話,當然得認真,以後這就是咱們安靜的小窩。」蘇秀秀捂著鼻子嗡嗡

地嚴肅看著我。



她嗡嗡的像一隻蜜蜂,說這麼肉麻的話讓人噁心。不過沒有辦法,蘇秀秀是

我女朋友。當我正在猶豫是否考研的時候,建築學通過評估了,意味著我畢業的

時候能拿到一張建築學學士的證書。



「考研吧。」蘇秀秀一邊吃著我帶來的冬棗一邊歪著頭對我說。



我打個哈哈說:「考,一定得考,這個專業我學的這麼垃圾都通過評估了,

班上有比我還垃圾的,所以這張證書還值幾分錢啊,廢紙錢吧。」



蘇秀秀笑了,笑得哈哈的:「傻帽了吧,你看你白多上一年。」吧唧一聲她

吐出一顆棗核。



考研的很多出去租房子了,蘇秀秀也攛掇我好幾回,其實我懶得搬出去,我

怕暴露了我不愛洗腳的毛病。



「去嘛去嘛,咱們安靜的小窩哦。」蘇秀秀做了個鬼臉誇張的看著我說。



蘇秀秀說話總是有些發嗲,顛覆了我對東北女孩彪悍的印象。



「笨蛋!這叫可愛,你懂不。」蘇秀秀說著在我的背上狠狠的打了一拳。



蘇秀秀說話雖然柔柔弱弱的,辦事就麻利果斷狠辣多了,她炒的一手好菜,

有一次去一家東北菜館,蘇秀秀跟老闆說,我給你打打下手。結果10道菜有8

道是她炒的,尤其是酸菜白肉和豬肉燉粉條,肉片切得大小薄厚非常均勻,可見

下手之穩準狠。



「很久沒吃到這麼地道的家鄉菜了。」老闆激動地吃著流著淚看著我們說。



「你這些廚師不就是東北的嗎。」我驚訝的問。



「我去,那些山炮啊,邯鄲本地的。」老闆說詭秘的沖我一笑:「你以為正

宗的這麼容易?」



我心想,你看看,什麼世道啊,這不是欺騙消費者嗎。



從此我更加堅定了和蘇秀秀戀愛的信念,以前我還有所顧忌,因為我們戀愛

得太突然,那是有一次體能比賽完,我和李加貝去民家福對面吃小火鍋,蘇秀秀

和她舍友就坐在我們對面。



「你看那個女的長得不賴啊。」李加貝遠遠看著蘇秀秀淌著口水對我指指點

點。



然後蘇秀秀臉就紅了,我心說,反應夠快的。卻見蘇秀秀著急地問旁邊女孩:

「你帶了麼。"」什麼啊……「女孩睜大眼睛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就是那個……那個啦。」蘇秀秀紅著臉頰,比劃著,方方的。



「沒有啊……」女孩一臉的歉然。



我問李加貝:「你猜她們忘帶什麼了?」



李加貝撓撓頭發說:「錢唄,吃飯忘帶錢,確實很頭疼。」



「我回去拿,你先……」姑娘站起身來,準備回去。



李加貝一捅我,我知道機會難得,連忙說:「別回去拿了,我帶了……」



蘇秀秀驚訝的看著我,我微笑著一掏兜,於是這輩子最囧的一件事發生了,

我掏出一團白花花的東西,三個顯眼的大字——護舒寶,我嚇出一身冷汗剛想罵,

誰暗算老子。蘇秀秀紅著臉一把抓過然後去了廁所。



我連忙脫下院服,領口反面用中性筆寫著一個建築學女生的名字,我才知道

剛才在操場上拿錯了衣服,這一拿錯不要緊,導致了三件大事。



第一,蘇秀秀拿到了護舒寶解決了問題。第二李加貝沒帶錢,我的錢裝在那

件衣服,所以沒錢付帳。第三,也最嚴重的,拿錯我衣服的那個建築學姑娘現在

不知道在哪裡忍受洪水的痛苦。



最終結果是蘇秀秀替我們付了帳並且和我戀愛了,至於建築學的那個姑娘,

這點事在人家浙江杭州蕭山區人看來就不叫事,護舒寶是死的,人是活的,體恤

是純棉的。





第002章 親愛的我們去租房子



我拉著蘇秀秀走進樓道,潮氣撲鼻,牆上貼滿了專治各種性病的廣告。



「是不是在這裡住下去就會得這種病呀。」蘇秀秀一臉緊張地看著我問。



房東告訴我們在半小時前這套房子就租給了另一對情侶。蘇秀秀撅著嘴走了

出來,我洩氣地說:「不如算了吧,在宿舍住多好,水白用電白用,襪子隨便放。」



「那咱們安靜的小窩怎麼辦。」蘇秀秀瞪眼看著我,然後她一轉身立刻歡呼

起來叫道:「你看這又有一條廣告。」



這一家的廣告寫的奇怪:求合租,急招學生情侶入住。字體娟秀,貌似出自

女子的手筆,地點是南湖社區。



「南湖社區不是新樓嗎,那得多貴啊。」我十分的迷茫,不確定我能租得起。



「對啊,新樓啊,咱們安靜的小窩……」蘇秀秀一副崇敬的眼神。我一捂耳

朵,踏上自行車,載著蘇秀秀直奔南湖。



南湖社區邊上有一排新蓋的優雅的別墅,用建築學術語是獨院式小住宅,人

煙稀少,估計還在熱售中。



我說:「我靠,不會是這裡吧,開老子玩笑呢。」



蘇秀秀也吃了一驚,她雖然愛打扮,畢竟小城鎮的工薪家庭,別墅見過,沒

住過。我們抱著搗亂的心態敲了敲門。



一個穿著睡衣打呵欠的姑娘把門打開,笑眯眯的看著我們。



「我是來租房子的。」我開門見山,直奔主題。



「哦那請進吧。」姑娘倒是有些意外。



房子佈置得很簡單,想來是新蓋的,沒裝修完全就入住了。姑娘倒了杯水坐

在沙發上。



「這房子怎麼個祖法,多少錢。」蘇秀秀小心翼翼的問。



「那你們有多少錢。」姑娘抿著嘴想了想說。



我心想索性就開開你的玩笑吧,我說:「200……塊錢一個月。」



我還想像著女孩憤怒的眼神,不料她說:「好。」



「那水電費呢,自己掏麼?」秀秀留了個心眼,萬一是個陷阱,線路連著工

廠,一個月水電費好幾千,那將是一個悲劇。



「不用呀,水電錶就一個咱們共用的,自然有人管的。」女孩一愣說:「2

00塊錢你們嫌貴?那就再降降……」



「不用,其實這樣很好,你覺得呢,秀秀。」我沖蘇秀秀眨了眨眼睛。



「聽你的。」蘇秀秀也對我眨眨眼。



見過中彩票的,見過撿錢包的,我這頭一次看見天上掉餡餅的,這個餡餅這

個大啊,把蘇秀秀的臉都砸紅了,像個小蘋果似的。



然後小姑娘又把我們領到樓上,一間臥室一個廁所,一個客廳一間廚房,布

置的簡約而不簡單。



「你們貴姓呀。」女孩拿布抹了抹桌子說。



「姓馬,馬傲天,她叫蘇秀秀。」我一怔說。



這才打量那女孩,女孩不高,圓圓的臉,眼皮很雙,大大的眼睛,的皮膚,

從外表到說話透著一股南方秀氣,看年齡倒是比我們小,肯定是90後。



「你呢。」我看似不經心的瞅著窗外。



「古崢。」女孩打量著我。我笑了笑,蘇秀秀拿出500塊錢押金交給古崢,

然後我們回去收拾東西。



宿舍裡已經寥寥無幾了,由於梁一豆和王文靜,路寬景深,李加貝與羅曉陽

三對情侶租了個三居室,發揚探討方案的精神,準備考研。我戀愛在他們之後,

所以我沒趕上那波熱潮,我走之後,宿舍就只剩下李乖乖與趙柔柔了,李乖乖雖

然叫乖乖,其實一點也不乖,絲毫不掩飾安徽人的霸氣。



趙柔柔就名如其人了,他是東北的,家裡怕他被捲入H社會,希望他柔弱一

些,於是取了這個名字,趙柔柔不負眾望,長得又白淨又靦腆,深受建學女生的

各種嫉妒,所以我們的美術老師董星光總是讓他走貓步,想想就笑的慌,我搬出

去之後,不知道它要受到李乖乖的什麼剝削和虐待。



這時蘇秀秀推著從北門租的三輪車在思遠齋樓下大喊:馬傲天你快點。我靠,

女生就是這麼沒耐心,怎麼不想想約會的時候我是怎麼等她的。



漳河裡的水草不斷散發著清香,南環路修的是八車道,不時的有小車疾馳而

過,南湖公園裡還在給假山修建盤山道,蘇秀秀坐在三輪車上兩隻腳蕩來蕩去的,

100斤的書,100斤的蘇秀秀,50斤的衣服被褥衣服洗漱用品,讓這輛三

輪慢得像一隻老年蝸牛,蝸牛還是老的,年輕的都比他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