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騙的老婆

被騙的老婆



本篇最後由 台中最狂輟學生 於 編輯



我們夫妻是個台灣一般小家庭,結婚6年,老婆因為小朋友的關係,已從專櫃離職2年。上星期六中午﹐老婆自己說要出去逛街,我就有點覺得不大對勁。她雖然傍晚就回來,但是神色怪怪的,禁不住我一晚的追問,並保證不追究,她終於哭著說她被騙了~~事情從一個月前中午開始,她正想睡午覺,突然電話響起:



老婆:喂,找誰?



林先生:(一個中年低沈的聲音) 找你阿!小咪,你今天穿什麼顏色的內褲?



老婆:(嚇了一跳)先生你認錯人,我不叫小咪。



林先生: 咦,今天換人了,沒關係,你叫什麼?幾歲?胸部大不大?



老婆:你打錯了﹐這不是電聊公司。



對方沒元沒了,老婆也不以為意尷尬地跟他談一陣子,經過他說明,原來我們的電話和某家電聊公司只差一號,他匆匆的道歉掛電話 (我們以後知道他故意地撥我們的電話﹐高手!)。



兩天後中午,電話再響起。



林先生: 喂,是我,林先生。



老婆: 你是找小咪的那個色狼喔?



林先生: 你不要這麼說,打去那的每男人都聊一些色的嘛。



老婆: 那你又打來我家幹什麼?



林先生: 不干什麼,中午休息時間找人聊聊天。



老婆: 你當我是0204小姐?那要收錢的。



林先生: 我也可以給你阿!



老婆: 不用了,我要睡午覺,拜拜。



林先生:等一下,我問你一件事?



老婆:什麼事 (老婆真的很好奇)?



林先生:你今天穿什麼顏色的內褲?



老婆:你很煩,告訴你你就不要再打來了喔?



林先生:當然。



老婆:紅色﹐拜拜(老婆想要掛電話)林先生:低腰還是丁字褲?



老婆:在家怎麼會穿丁字褲,會磨到很不舒服。



林先生: 磨到那裡?不是應該很舒服?



迷糊的老婆居然還很認真的跟他討論,閒扯半天才想到要掛電話。



可能這是因為第一次和丈夫之外陌生男人談到關於性問題﹐老婆掛線以後覺得自己臉都有點紅﹐心跳加快了,內褲都輕微有點濕了,感覺很興奮。對一個人在家的午後,帶來一些漣漪。可能是日子真的過的無趣,才會讓人趁虛而入的撩撥她的情慾。從那以後每個下午她期待林先生電話,跟林先生電聊。就這樣子老婆打開了聊彼此性生活的話閘子,久而久之就習以為常了。那男人每隔一兩天的中午就打來,星期六日沒打,應該是個上班族。



其實我也滿好奇的,纏著老婆問了一晚,也有個大概。老婆說那人很變態,每次電話一接通就問穿什麼顏色的內褲,要是不跟他講,聊幾句他就又問一次﹐還真的告訴他,他又問一些更色的。老婆想光聊天,又看不到人,感覺安全,所以跟他隨便哈哈,聽他吹噓他多厲害,多有女人緣。一次他又說他懶教有多大,老婆一時好奇脫口問他。



老婆:到底有多大?



林先生:十七公分。



老婆:這樣算大嗎?



林先生:其他人大該都在12公分上下。



老婆:那你的為什麼那麼長?



林先生:我的是外國尺寸, 要不要試試滋味?



老婆:去死!



林先生: 有空等你老公勃起,用手比比再量量看。



當晚做愛時,老婆真的用手比了一下我的小弟,事後量真的只有11。7公分,難怪林先生那麼臭屁。那時候老婆心裡如果真的被他插入,不知道怎麼感覺,內褲都濕了。



直到上星期一, 林先生再打來跟老婆電聊,還教她手淫!



林先生:那你是不是第一次給你老公?



老婆:是。



林先生:你有其它人做?



老婆:從未。



林先生:上次做什麼時候?



老婆:上週…林先生:癢不癢老婆:真討厭林先生:你在做什麼老婆:我要睡午覺林先生:你穿什麼?



老婆: 睡袍,內褲。



林先生:馬甲?



老婆:睡覺不舒適,沒有帶。



林先生:現在你知道我的懶教有多大﹐你必須告訴我你的咪咪有多大。



老婆:至少有C吧。



林先生:你乳頭什麼顏色?



老婆:粉紅色。



林先生:漂亮! 是不是很敏感?



老婆:誰不是 (老婆心跳加快!)林先生:躺下,解開你浴袍老婆: 為什麼?( 老婆感覺尷尬)林先生:放鬆放鬆……信我 (老婆擺好枕頭,拿無線電話躺在床上)林先生:閉上眼睛,愛撫自己的胸部 (老婆手滑過乳尖,乳頭抖了一下立即硬起來)老婆: 啊……哦……( 老婆不好意思地呻吟,下體的水一股股地在分泌,興奮得根本無法控制自己。)林先生:脫下內褲 (老婆完全受林先生擺佈,把內褲拉下去脫掉)林先生:你的陰部大概是好久沒有人碰過它們了吧老婆:我…林先生:告訴我你是多麼濕。



老婆: 去死!(老婆不停搓弄陰蒂,感覺太棒了, 越是舒服就越想)林先生: 舒服吧?集中刺激興奮點讓自己更舒服林先生: 幻想我勃起的十七公分懶教滑入你的陰道老婆: 哦??哦 哦??( 老婆手指頭感覺下面濕得更厲害了)林先生:我懶教填滿你。



老婆:我…忍不住。 哦哦 哦 哦在此刻快感不停衝擊老婆﹐感覺比性交更強,她積累的慾望能量釋放了出來,身體一下子就開始了抖動,雙手抓住身下的床單,呻吟得很厲害。感覺太強烈了。過了一會老婆終於平靜下來,林先生聽到老婆呼吸放慢﹐說:你高潮了?



老婆:我…老婆羞恥極,不能回答﹐慌亂的掛線﹐躺在濕透床上,疲乏的睡著了。



*****Part 2上禮拜五中午,林先生又打來說托一位去日本的朋友帶回一整套紫色的馬甲,丁字褲和吊帶,要送我老婆,希望約她外面見面。我老婆當然不肯,叫他送他的老婆,他說:我老婆40好幾,穿這不好看,你30歲穿起來才剛好。



老婆說他講了好久,終於有點好奇見想他一面,又怕危險所以約在速食店見面。星期六下午,老婆藉口說和朋友逛街,留我和讀幼稚園的小朋友在家,去見那男人。老婆說她到速食店時,先在門口晃了幾圈,才想踏入,忽然一個穿著滿稱頭的男子走出來對她說:你不是小咪小姐吧?



老婆(嚇一跳的):那你真的是林先生嘍。



林先生(拉著老婆的手): 我車在旁邊,我拿禮物給你。



老婆看在汽車裡面禮物包的很精緻 , 林先生為她打開車門 ,老婆不疑有它跟著坐上車﹐他跟隨入汽車。



林先生(上下的打量老婆): 你比我想像的還漂亮。



林先生(遞她禮物): 你可以拆開看看,很漂亮喔!



老婆:我回家再拆,我想下車了。



林先生(突然開動車子): 我們找個地方停一下,你能不能穿那套內衣,丁字褲,讓我看看?



老婆:不可能, 你又不是長得很安全,我不信你光看而已。



林先生:不然我給你五千元,我保證就看看。



林先生( 老婆看起來不信任他﹐他然後從口袋拿出五千元和一顆威而鋼):我就是有這方面的毛病,所以都只有打打嘴炮而已,你看我藥也沒吃,我只是想欣賞漂亮的女人吧了!



老婆拿了人家五千元,還愣著時,車子已開入汽車旅館。



老婆 (猶豫的下車):你真的只能看?



林先生:嗯~如果你願意做愛,我也不反對老婆:你想的美。(就這樣子老婆和那男子進入房間)老婆:阿~浴室怎麼是透明的?那要怎麼換衣服?



林先生:你怎麼少見多怪,會一起來旅館的男女,還有什麼沒看過?你趕快進去換。



老婆不情願的拿著內衣褲進入浴室 , 林先生在她轉背換衣服期間趕緊喝一杯水吃幾個威而鋼然後迫不及待的催: 你好了沒?



老婆 (為難的):怎麼知道今天要穿丁字褲,毛也沒修,都跑出來難看死了。



林先生:不會啦!穿丁字褲本來就是要露毛才性感,我早看完,我們就早離開。



老婆用大毛巾的包上包下, 轉頭看他,還好沒有衣衫不整。老婆羞怯地走出浴室, 下襬包著大毛巾,上身穿著紫色馬甲內衣。 林先生的眼睛一亮,握著老婆的胸部說:你的咪咪至少有C吧?你圍著毛巾怎麼看丁字褲?



林先生一隻手扯下毛巾,另一隻手握她的乳房,毛巾一放下,那丁字褲真是小的不能再小,不僅毛露一堆,私處凹痕明顯可見,光看這樣子,林先生小弟弟就已經立正站好了。



老婆(縮往浴室):你自己說不碰的!



林先生:好啦~好啦~不碰就不碰,別躲了他一面拉握她,一面趁機碰她胸部。老婆乳房非常敏感,一碰丁字褲都濕了。 老婆嘗試壓制她的興奮,惱怒的說:你再這樣我要走了!



林先生見我老婆生氣,就坐回床上,看了幾分鐘,說:我再給你錢,你幫我吹出來好嗎?



老婆:不要,都說好了就這樣,大家好聚好散。



林先生(嘆口氣):好吧!都說到這樣子了,我最後一個要求,拔一根毛送我。



老婆:什麼~哪裡的毛?



林先生(比老婆丁字褲):就是那裡啊!



老婆(為求早脫身):你真煩,快一點。



林先生:等一下,我自己拔。



他蹲在老婆三角地帶猛看,見她的丁字褲濕一大片,知道她性慾激起, 手往下一碰,用力的摸了一把,老婆像電擊跳起來,一顆心都快跳出來了,並且開始呻吟。



老婆: 哦 別!別這樣! 不要亂碰!



老婆開始掙扎,但林先生捉住她不放開,用他的嘴吻她,老婆閉上眼睛。林先生的嘴巴也乘時吻上她的耳珠,又輕吮她的粉頸,使她全身酥軟起來。當老婆警惕少了,一雙手輕柔地撫摸,很有經驗地依次親撫她脖頸,然後是肩膀這類次級性感帶﹐撩過她的後背、腰際……每一根神經末捎也是很舒服的。林先生果然是挑情的高手,老婆很快就有感覺了,身體軟軟的,腿不自覺互相擠壓,下面濕得更厲害,老婆: 啊…… 哦 ……停止……我 …忍不住 …… 哦。



林先生知道她的防禦開始瓦解了,嘴吻到她的乳房,他用舌頭在乳頭周邊轉圈子, 老婆興奮得根本無法控制自己。林先生的手指撥開丁字褲的邊緣,就找到了濕潤的洞囗, 熟練的分開她的唇瓣, 中指一伸就順利地插進她的陰道里。



老婆的陰道里就充滿了大量的淫水,再經他挑逗一下,更是氾濫成災的濕成一片。林先生熟練而迅速地沿著陰道壁向上搜尋,很快就把中指落在陰道壁上部的G-spot。他很有技巧地旋轉著中指,逐漸向陰道上壁施壓,一股難以形容的感受馬上就刺激著老婆,而且越來越強烈。林先生把手指一摳,像把鉤子般鉤住老婆的穴壁,然後有節奏地震動起來。老婆覺得自己的身體已不再受控制了 此刻快感猛衝老婆的大腦,全身酥麻, 高潮了!



林先生久歷沙場,趁我老婆虛脫無力的時候,便把她放在床上,脫他自己的褲子,然後跨到老婆的腿間,雙手扶著她的纖腰,便把早已堅硬陰莖頂在薄薄的丁字褲,來來回回磨擦 。



老婆按奈不住的大聲呻吟著,身體的反應也相當的快,沒多會就再有了高潮。



林先生利用這機會,硬挺的肉棒把老婆丁字褲推擠在旁邊,兩片陰唇無力地被粗大的肉棒撐開,肉棒就輕而易舉地插進老婆濕漉漉的陰道里。還處在高潮中的老婆,在完全沒有準備下還未反應過來,最後防線也失守了,玊潔冰清的身體終於被另一個男人佔有了。



老婆(這時已經有些無力的說道): 噢……不要啊…… …啊…… 說好只能看……哦 …… 。



但林先生根本不費吹灰之力,把他的他的17公分肉棒全根的放進老婆濕濕的小穴裡。老婆想說不要,但渾身火辣辣的沒一點力氣,不自覺的緊緊的擁抱著林先生。林先生輕輕的抽動起來。他不像老公只是來回插弄而是左右上下的摩擦。老婆在床上嬌喘起來,達欲仙欲死的景地,情不自禁的挺著屁股,儘可能的打開自己的大腿去迎合他的硬物,讓它能更深入的插到她的花心。老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彷彿進入了天堂。



老婆在林先生陰莖的抽插中, 感到林先生的手輕輕的托住了她的臀部,並往裡用力的頂了頂,身體開始抽搐,一下就撲在她身上不動了。老婆下面感到一陣陣暖流的湧入,頓時覺得天旋地轉,臀部的嫩肉不住地抽動,全身酥麻發抖,再也撐不住了,陣陣淫水便從陰道噴射出來,整個人彷彿虛脫了。



林先生精液填滿老婆的陰道,順著股縫直流而下,連床單都濕成一大片。老婆在高潮平靜下來,明白她犯一個大錯誤,害怕得全身發抖,不知如何是好,淚水都奪框而出。



林先生看見了, 溫柔親吻老婆的前額。老婆很快又被林先生深情的熱吻給安撫下來,有點迷糊的她不知如何的便和他擁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