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妻(0-9完)

捉妻(0-9完)



楔子結婚了沒



最近不知怎麼回事!突然碰到了一些以前的朋友,她們幾乎每個人都結婚了,

而見面的第一句話一定是問我,結婚了沒?



當我搖頭說沒有時,她們的立即反應是——真好,還是不要結婚比較好。



聽到這句話時,我只是笑了笑。為什麼她們都這麼說呢?難道結婚真的那麼

不好嗎?想要結婚的人,一向希望能趕快找個對象定下來;結過婚的人,卻又後

悔結了婚,一心向我們這些還沒結過婚的人說羨慕?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我還沒有結婚,可是,我當然也會對婚姻有

一種期許,但聽了她們的話後,我的心中真的有一些茫然。



每個人的路都要自己走下去,自己的選擇與生活,都不是別人可以代為決定

的,既然當初自己做了選擇,就要勇敢的去承擔。



現在都是自由戀愛,結婚也都是自己的選擇,又不是像古代那樣的媒妁之言,

為何抱怨的人反而愈來愈多呢?



因為我不是那個處理婚姻的人,所以我也不明白,只能一笑置之。可是,單

身的日子過慣了,當真有時會只想這樣過下去了呢!



以前,還都一直會有想要結婚的念頭,可是,當開始在出書後,我突然好像

有了一個寄託、一個精神上的食糧。



只要在小說的虛擬世界?,我可以忘卻所有,而投入到?面的感情世界去。

雖然有時候也會有想要個伴的念頭,但卻在小說世界?找到了另一個屬於我自己

的天地。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開始不喜歡和人群接觸,也不大和朋友來往,就喜歡這

樣窩在屬於自己創造出來的情欲世界?。



說到情欲,我不知道大家看了這本書後,全不全覺得口味來得比其他的書更

重?這是我恣意放開一切、全心投入的另一個新嘗試,或許在真愛的世界?,只

有以肉體上的接觸才能讓相愛的對方瞭解到,自己心中那種屬於精神上的愛情吧!



在這個肉欲橫流的社會?,到底有多少人是因為愛著對方,而借由彼此的肢

體將心中的情愛昇華到最高點?現在流行的一夜情、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似乎已讓人迷失,我突然想起以前較為純樸的民風。



雖然自己的年紀還輕,可是,我還是希望能在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中,找到

一份屬於自己的真愛。



第一章



莎麗坐在椅子上看著她的老闆,也是她的好朋友——狄蕊娜。狄蕊娜掛上電

話,臉上帶著欣喜的表情,莎麗微笑的問她:“怎麼?又談成一筆生意了?”



“什麼生意?還不知道找不找得到白萊斯想要的東西呢!”



“沒問題的啦,我對我們業務部的同仁可是有很大的信心,尤其又有你這個

能幹的女老闆坐陣,有什麼你想要的東西會拿不到的?”莎麗給她的好友加油打

氣。



狄蕊娜是家?的獨生女,父母親在中年時才生下她,所以對她十分寵愛,因

為狄蕊娜的興趣是收集世界各地的各類稀有古董,然後再轉手賣給其他有興趣而

又出得起高價的人,從中賺取一筆可觀的利潤。



如果你想要什麼樣類型的古董,只要你開口要求代尋,都可以替你找到,或

者是要瞭解其資訊和各項的目錄,狄氏古董仲介公司都可以替你服務。



莎麗是來這?應徵狄蕊娜的私人秘書而和她成為好朋友的,狄蕊娜今年才二

十八歲,就將公司經營得頗具規模。



“我知道啊,只是……”她停頓了一下,才又說道:“我最擔心的不是這個

問題,而是他要我今晚陪他出席一場宴會。”



“是嗎?如果真是那麼不想去,為什麼你剛才一臉欣喜的表情?”



“因為他答應我,以後他的生意都要讓我來代理,你想想看,白萊斯的生意

有那麼大的利潤可以賺,有多少人搶破頭想要得到這個機會都沒辦法呢!”



“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如此一來,他就是我們公司的大客戶,你陪他去

參加個宴會,那也不為過啊!”



“可是,你明明知道白萊斯這幾個月來對我的企圖是那樣的明顯,我寧願和

他保持距離。”



“他的人不錯呀,外表出色、氣質不凡,又是跨國國際公司的總裁,現今最

有價值的單身漢,你何不接受他的追求?”



“我才不要,他可是一個花花公子耶,對於女人總是抱持著遊戲人間的態度,

他一開始就擺明瞭想要和我上床的目的,我幹嘛還傻傻的陪他玩遊戲啊!”



“可別告訴我,你對他不動心。”



“別忘了,我要的可是婚姻、愛和孩子,所以,他一開始就出局了。”說完,

她突然改變話題:“好了,先不談他,莎麗,我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忙。”



“你說吧!只要我能幫得上忙的,我一定幫。”蕊娜幫過她很多忙,現在她

有事要她幫忙,她當然是義不容辭。



“我希望今天晚上你能陪我去參加宴會。”













莎麗的臉上馬上露出為難的神色,“蕊娜,不是我不肯陪你去,而是我已經

答應小東尼今天要在家?陪他,我為了加班,已經一個星期沒有說故事給他聽了。”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需要你陪我一起去,否則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

閃躲白萊斯的攻勢,他總是會趁著沒有人的時候動手動腳的,如果有你在一旁,

他就不敢太放肆。”



莎麗突然笑了起來,“蕊娜,你還說他出局了,結果呢?你還不是拿他沒轍?

要是一般的男人對你這個樣子,不是早被你踢到大西洋去了嗎?”



狄蕊娜無奈的笑著說:“他不一樣的,我那些對付男人的招數拿來對付他根

本一點用處都沒有,他那種人根本就聽不懂別人的拒絕。莎麗,求求你,為了我

這個可憐的好朋友,只好對小東尼說聲抱歉啦!”



“也只有這樣了,我會要保姆多留幾個小時,但是,我希望能早點回來。”



“沒問題,我一定會跟他說的,這樣你就來得及送那個小傢夥上床睡覺。而

且,為了你的仗義相助,我這個老闆會很感激的放你一天假,明天你可以留在家

?陪小東尼,彌補你這些日子忙碌得沒有空陪他。”



莎麗的雙眼馬上發亮,“謝謝你,蕊娜。”



狄蕊娜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道什麼謝啊?別忘了,小東尼也是我的乾兒子

呢,明天我會找個時間過去看看我的乾兒子,免得他把我這個乾媽給忘了。”



“怎麼可能?小東尼嘴?念著的可都是他的漂亮乾媽呢!”



“那就這麼說定了。”



※※※



宴會既熱鬧又歡樂。人語笑聲不斷,其中還夾雜著酒香和玻璃杯碰撞聲。



莎麗是坐白萊斯的車子過來的,這當然是狄蕊娜的堅持。從白萊斯臉上看不

出有什麼不高興的,他依然是那副冰冷的樣子。看著他,莎麗忍不住想起另一個

男人,他們的氣質是那麼的相近,讓她覺得他和那個男人是屬於同一種類型的男

人。



白萊斯身材瘦削、皮膚黝黑,即使笑起來也讓人不寒而慄;但是一身得體的

禮服卻將他襯托得玉樹臨風,微微上揚的唇角給人一種看透人世的感覺,他的樣

子和那個男人真的好像。真諷刺,她和蕊娜都招惹到同類型的男人——桀驁不馴,

如惡魔般出眾。



莎麗站在一旁看著白萊斯和狄蕊娜正在舞池?親密的跳著舞,她突然覺得他

們兩個十分的登對,忍不住微笑起來。突然,她有一種被人監視的感覺,忍不住

寒毛豎立,她緩緩轉過身,赫然對上一雙冰冷的眼眸。



她的身子完全無法動彈,只是靜靜的盯著他看。多久了?他們分開到底有多

久了?熱淚忍不住湧上了她的眼眶。



那雙眼睛?閃著對她的嘲弄,仿如在嘲笑她似的,就是這種態度,她討厭他

這個樣子。五年了,她都已經逃離他身邊了,為什麼現在又要讓他們相遇呢?



她告訴自己,是他無情在先,她又何必對他有任何反應呢?她的眼光看向在

他臂彎的一名女子,那是一個長得十分美麗的女人。原來,雷恩已經回國了。



她原本想要掉頭離去的,可是,看到白萊斯和狄蕊娜還在跳舞,她不想去打

斷他們,下了個決定,她毅然轉身走了出去。



來到花園?,她任由夜晚的涼風吹拂著自己的長髮,想起當年和雷恩的相識、

相愛與相知,他們曾經度過一段十分甜蜜的日子,甚至也到了法院去公證結婚,

卻沒有想到,雷恩的工作會是他們之間分開的主因之一。不,應該說是雷恩的事

業與外面許多的女人和他奶奶聯手,讓她逃開雷恩的身邊的。



突然,一道嘲弄的聲音讓她從回憶中被震醒。



“怎麼?一個人待在這?不寂寞嗎?”



莎麗快速的轉過身面對他,那張俊逸的臉龐與懾人的氣質依舊,只是眸子?

閃著高深莫測的光芒。



他走上前,眯起眼睛看著她。“怎麼不說話?看到我高興得說不出話來?”



“高興你的頭啦!我希望這輩子都不要再見到你最好。”她恨恨的說。



他故作驚訝的揚起一邊的眉,“你的脾氣還是那麼壞,一點都沒改變嘛!”



“沒錯!如果你不喜歡的話,就自己滾吧!”



“那怎麼行,如果我走了,那我的老婆不就又要跑了嗎?”他突然伸出手抱

住她的腰。



她想要推開他的手,他卻張嘴含住她的耳垂,輕輕的吸吮起來,另一只手緊

緊的握住她的腰,那只蓋住她雙唇的手移開後,他馬上將唇移到她的唇上,開始

熱烈的吻了起來。



他吮住兩片瑰色的唇瓣,溫柔的吸吮著,濕潤的舌尖靈活地探進她的嘴,勾

纏著她沾附著蜜津的粉色小舌。



“嗯……啊……”



他的唇沿著她的下顎往下滑,一路吻到她的胸口……他用嘴輕巧的解開她的

鈕扣,輕柔地褪去她的衣服。



“不……不可以……”她想要推拒,卻又無法和他的力量相抗衡。



一片白淨如雪的肌膚呈現在他眼前,頃刻之間,他的眸子迸出一團火焰,俯

下頭,不理會她微弱的反抗,他的唇在她白皙姣美的玉肌上不住地吮吻了一遍又

一遍。



他的唇摩挲著她的肌膚,一陣陣酥麻感立即流竄她全身,她的手不由自主地

攀住他的脖子,呻吟聲不斷地逸出她口中。



他的舌尖在她的乳房上旋弄挑逗著那敏感的蓓蕾、瑰麗的幽處,仰首望著她

迷醉的神情,她嬌紅的雙頰看起來更粉嫩、更美麗……



他的手指從她的底褲邊緣滑入她,用指腹輕輕地摩挲著……



“嗯……”她體內的欲火猛地燃燒,指尖用力的掐進他手臂上的肌肉。



他俯下頭,輕吮她的唇,拉下她的底褲,而後迅速拉下褲子拉鏈,以站立的

姿勢將自己的男性推進她的體內……



“真好,看來你還是那麼熱情如火,我喜歡。”他笑著說。



充實的快感立即傳遍她全身,她的雙腿緊緊的環繞著他結實的腰,根本就無

法反駁他的自以為是。他則以富節奏的狂野動作抽送著,而且愈來愈來快,愈來

愈狂野,到最後,他才以一記有力的衝刺,在她的體內釋放。



在她因高潮而虛軟的幾乎倒下時,他以強壯的手臂緊緊的握住她的腰,她才

沒有因此往後跌倒,對於他們以這種狂野的方式結合,她簡直有些無法置信。



在她尚未恢復力氣前,雷恩早巳先一步抱起她,在她還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將

她抱到車上,然後他也跟著躺在她的身側,並將剛才因激情而來不及褪下的衣物,

全數褪去。



“我挺喜歡以這種方式來慶祝我們的複合,你說是不是?老婆。”他重重的

語氣提醒著她現在的身份並擁緊她,熱吻依然不停地落在她的臉上、頸項邊。



莎麗的身子微僵住,“你……你放開我,誰是你老婆?”



“別忘了!我們的婚姻關係還存在哦!”



莎麗顯然有些困惑,她推開他的臉,擡起頭來看著他。“怎麼可能?我在離

開時把離婚協議書都簽好了,而且還放在書房?。”



看著她如此可愛的表情,雷恩忍不住又在她的紅唇上印下一個吻,“你簽好

了沒錯,可是我可沒有簽它,而且我還把它給撕了,所以,我們還是合法的夫妻

哦。”



“噢!”她生氣的半坐起身,拍打著他的手臂,“我不要,我不會答應你的。”



雷恩的臉色在瞬間變得十分難看。“當初你會離開我是我所允許的,要不然

你以為你逃得掉嗎?而現在亦然,我既然不放你走,你就別想離開,我會給你一

點時間的,不過,在此之前,你何不先想想這個。”



他沒有讓她有開口的機會,隨即又吻上她的唇,莎麗忍不住懊惱的呻吟著,

每一次都是這樣,只要是他的親吻和愛撫,她都無法抵抗,而且沈淪得比誰都快。



她無助的呻吟著,手臂自動的環繞上他的背,所有的抗議與爭論都可以等,

可是,在她體內的欲火卻不能等。



一發現她的反應時,雷恩馬上滿意的加深這個吻,溫熱的唇一覆上她,火熱

的舌便毫不猶豫的鑽入她的口中索取著她的甜蜜。



這是一個火辣辣的吻,他靈活的舌和她熱情反應膻的舌糾纏在一起,並且充

滿了索求,還不停地在她的口中反復刺探、預告著即將要進行的攻佔。



他的雙手開始在她的身上遊走,熟練地撫過她的胸前。



“啊……”莎麗甚至找不到任何言語來形容此刻的感覺,只能無助的扭動身

子,將身子拱向他,想要索求更多。



他那雙熾熱泛紅的眼眸緊盯著她,並已克制不住體內燥熱的感覺。



“沙莎,我的寶貝……”他沙啞地叫著。



她渾身漲紅,柔嫩的嬌軀已燃起狂熱的欲火,呼吸急促,酥胸更隨著她的喘

息蕩出美麗的波形。



他滿意的挺起身子,一鼓作氣的推入她體內。她驚愕的睜大眼睛,他充滿她

體內的那份真實感,使她忍不住呻吟出聲。



他開始在她體內抽送著,而她的身體則承受著他每次挺進深處時的強大衝力,

並奇妙的感受到他帶來的強烈快感。



隨著他上下左右的猛烈撞擊,使得她收縮得愈緊,他也因此而衝刺得更快,

最後的高潮讓她忍不住尖聲叫喊而出,癱軟在他的懷中,承受著他迸射而出的灼

熱種子……



※※※



當莎麗醒過來時,發現雷恩正躺在她的身邊,睜著一雙晶亮的眼睛看著她。



“早!莎莎,我滿喜歡這種一醒過來就看到你在身邊的感覺。”



莎麗一看到他,昨夜的畫面全都湧進腦海,她的臉頰一紅,連忙坐起身來,

看著四周陌生的環境。“這?是……”



“這?是我們的家啊!昨夜你累得睡著了,我怎麼叫都叫不起來,所以只好

把你帶回來了。”



“什麼!?:你怎麼可以不送我回家,小東尼他……”她猛然住口,發現自

己差點把小東尼的事給說出來,這樣雷恩一定會和她搶孩子的。



他從背後擁住她,邊輕咬著她的耳垂,邊對她說道:“怎麼不說下去?怕自

己私藏兒子的事被我知道是嗎?”他突然一使力,從她的背後將她壓在床上。



承受著他由背後舔吮她的耳後與頸背地帶,她馬上就領悟到他又想要做什麼,

於是奮力掙扎著。“不要……雷恩,這樣已經夠了。”



“不,這對我來說還不夠。而且,我們還有你隱瞞兒子的帳要算呢!”他只

是低沈而性感的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