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姐私处

丹姐私处



??擦干沾满丹姐私处体液的手指,我和丹姐来到客厅。看得出丹哥的衣裤刚刚整理过,裤子的拉链都还沒拉上,小小头髮还有些凌乱,脸色红润,一副意犹未盡的骚样,黑色的丝袜还沒穿上,被扔在了沙发的一角。
??丹姐坐到了妻的旁边,一手捡起妻的丝袜递给了妻,妻一脸潮红更加妩媚,急忙跑去主人家的卧室再整理一番。我也趁这个机会熘到卧室,正好问问妻刚才漏掉的精彩场面。回头看见丹姐正在指着丹哥裤子的拉链位置,嘴角微微上翘。瞄到丹姐的小嘴,我裤裆里的阴茎又忍不住要翘起来,回想刚才丹姐的口交情景,仍然让我兴奋不已。
??进了卧室,妻正好坐在床边穿着丝袜,正套了半截。我一屁股坐到她身边,一手搂着妻的小蛮腰,一手蹭着妻的乳房开始「严刑逼供」起来。我一手摸到妻的乳房便觉得不对劲,「胸罩去哪儿了?」,我问妻。
??接着我惯性的伸向妻的蜜穴,竟然内裤也沒穿,湿润的阴唇和我的手指碰个正着。妻见穿了帮,小声跟我说:「懒得穿,一会儿还不是被你……」,听着妻的回答,我裤裆里的阴茎愈发坚硬。隔之前发射的时间并沒多久,不知道是因为在牡丹夫妇家的环境让我放松,还是因为妻的放纵让我兴奋,阴茎恢復的速度竟然这么快。
??我已等不及她复述刚才发生的片段,一手将妻刚穿好的丝袜拉到脚跟,甩到了一边,接下来妻的下体已经是被我压着的状态。
??妻小声嘟哝着,双手拍打着我的后背,提醒着我这是別人家,叫我別这么放肆,而我心里却是想着另一件事。我迅速起身来到客厅,在丹哥的耳边嘱咐了几句,便提着装着玩具的包进了卧室。
??不一会,牡丹夫妇也一起进来,此时我正用跳蛋抚弄着妻的阴蒂,妻的双腿呈倒八字的打开,两片湿润的阴唇正对着牡丹夫妇,在跳蛋的刺激下,阴道口还在不断收缩着,妻私处的淫液正顺着阴道口流向她的肛门。眼前这一幕,让牡丹夫妇两人都有些诧异,而妻还不知道他俩已经进了卧室,因为我早已用眼罩盖住了妻的眼睛。
??说到眼罩,也是在这次出发前购买的,一早就和妻商量好在牡丹夫妇面前使用这些玩具。妻最初有些抗拒,虽说自己早已玩了不知道多少次,但要在陌生人面前使用,仍然很不自在。在我提出了使用眼罩这个折中的办法后,妻才勉强答应。
??我用食指在嘴边做了一个让牡丹夫妇安静的动作,另一只手仍然用跳蛋按摩着妻的阴唇,阴蒂,上下来回扫动着,跳蛋不时被妻的强烈的反射动作影响,从而不得不重新定位。妻在跳蛋的直接刺激下,嘴里忍不住不停呻吟着,双手按揉着自己的乳房,不时用手指夹着乳头,享受来自身体上下部位的刺激。我示意丹哥过来接手我的「工作」,将跳蛋递给了丹哥。
??丹哥虽说是第一次使用这个玩意儿,但有我指导在前,很快便驾轻就熟。此时,丹哥更心有馀力的伸出另一只手帮着妻揉捏起乳房来。丹哥的手力应该跟我不同,我预感妻能感受到是另一个男人的抚摸。但妻经歷了鹃哥,丁哥的「蹂躏」后,已经沒有了第一次的青涩的异动,一边享受着下体跳蛋的震动,一边享受着陌生男人在她胸前的肆虐。跳蛋换手给了丹哥,我也有空闲来让丹姐进入跟妻一样的愉悦境界了。
??我把丹姐拉到床的另一边,和她一起躺在妻的旁边看着丹哥用跳蛋逗弄着小小。此时妻肯定是感觉到牡丹夫妇已在身边,但蒙着眼罩却也自得其乐,沒有刻意去觉察私处的跳蛋是被谁拿在手里。丹姐看着妻享受的模样,双腿夹得更紧,大腿间不停的摩擦着,似乎是想要找个玩意儿夹住。我观察着丹哥一门心思的玩弄着妻的阴部,自己也开始对丹姐的身体发动攻击。
??为了让丹姐有个适应的过程,我还是按部就班的骚扰她,将她的耳朵含在嘴里,用舌头舔着丹姐的耳廓和耳垂,丹姐的耳朵也是敏感的部位,在我舌头的挑弄下,整个身体愈发扭动的起劲。我见丹姐发起浪来,两手当然也不能闲着,一只手探到她后背解开胸罩,好让我真切的感受一下丹姐的丰乳,另一只手虽说要撑住我的身体,但也可以抽空抚摸下丹姐的秀髮。
??将丹姐的胸罩扯出来时,丹姐的毛衣已是形同虚设,丹姐的双手已经和外衣分家,里边是镂空的躯体。我干脆一下把丹姐的上身脱了个精光,为了适应屋里的情景,我还不得不将空调的温度调高。我沒有在意丹哥横扫过来的眼神,继续折磨着丹姐的双乳。
??我将丹姐翻了一个面正对着我,接着用嘴唇含住她胸前的乳房,丹姐硕大丰满的乳房在我的口里如庞然大物,我不得不专攻一处,用舌头上下摩擦着她的乳头,不时用舌尖顶着她的乳头。胸前的刺激让丹姐的双腿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放哪里,当她偷瞄到旁边的丹哥已经用舌尖轻扫着小小的阴唇时,最终无法继续忍耐,两腿径直摊开,一只手主动手淫起来。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一切都进行的那么自然,简直是水到渠成,看着丹姐用她自己的食指按揉着阴蒂,中指抠弄着湿漉漉的阴道时,我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都不会让丹姐吃惊了。
??我悄悄的在丹姐耳边吹风,「丹姐,试试新的玩具。」,接着我便拿出丁克情侣的另一件礼物,大号的电动阴茎,姑且就叫它按摩棒。丹姐正按揉着阴蒂,享受着私处的快感,看见我的新玩意儿,有一些犹豫,我不得不在她耳边小声的劝导,一边说小小也用过(其实妻只玩了跳蛋),一边让她回头看小小享受的模样。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按摩棒伸到丹姐的私处,用龟头的部位按揉着她的两片阴唇。
??此时丹哥还在用舌尖细细品嚐着妻阴唇的味道,舔着妻阴道里流出的体液,显得十分享受。他仍然沒忘用跳蛋继续刺激着妻敏感的阴蒂,小小在丹哥双重的刺激下淫叫声越来越大,身体扭动得愈发激烈,双手使劲的揉着自己的乳房,不时用手指夹住乳头用力的拉拽着。
??丹姐看着丹哥和小小玩性正酣,下体在按摩棒的按揉下,也渐渐适应了这个新鲜的玩具,最终在我软磨硬泡下答应让按摩棒插入她淫水氾漤的阴道。
??看着丹姐点头,我迅速将杰士邦套在了按摩棒上,接着将按摩棒的龟头部位抵到了丹姐的阴道口,当然在将它完全插入丹姐的阴道前,还有些准备工作。我将它停留在丹姐的阴道口那儿,沾弄些丹姐私处的淫液当作润滑剂,毕竟这算是大号的玩意儿,连妻都还沒尝试过,万一进入得不顺畅,或多或少会给丹姐留下点阴影。
??接着我用按摩棒的龟头部继续揉弄着丹姐的阴唇,打开开关,几乎都不用我费力,按摩棒便自动工作起来。丹姐的私处的淫液越来越多,我见时机成熟,用按摩棒轻轻拨开丹姐的阴唇,按摩棒的龟头开始撑开丹姐的阴道口,我手再一用力,整只按摩棒便顺利的滑进了丹姐的阴道。
??「啊,啊,好满,满,舒服,深一点……」,丹姐情不自禁的呻吟着,她磙烫的湿漉漉的阴道被粗大的按摩棒完全的充塞,填满,按摩棒在丹姐的阴道内随意的扭动着,似乎是要钻透丹姐的阴道内壁,按摩棒周围分佈的不均匀的凸起物和丹姐阴道的肉壁紧密重叠,每一个凸点都刺激着肉壁,刺激的点逐渐发散开来,让丹姐的整个阴道都充满了持续不断的冲击,由点及面,带给丹姐下体无盡的快感。
??而这所有的体感都是丹姐事后分享给我听的,那时,我还在套弄着自己的阴茎,而丹姐为了让我阴茎喷发的更加舒畅,把她下体插入按摩棒时的感受都娓娓道来。在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按摩棒,是每个女人都需要的玩具。
??在丹姐逐渐适应了按摩棒的粗大后,我开始用按摩棒抽插她的阴道,看着按摩棒在丹姐的阴道口进出,两片阴唇不停的翻动着,丹姐的阴道口扩张紧缩,规律的律动着。
??我也渐渐开始体会A片中在一旁用按摩棒玩弄女优私处的人的感受,或许有着几分变态,但心理上带给我的满足感远远大于生理的刺激。按摩棒上沾满了丹姐阴道内的淫液,我用按摩棒抽插得更加用力,丹姐的叫声渐渐盖过小小,两个女人的叫声此起彼伏,让我下体的阴茎早已恢復到要丹姐的阴道的夹击才能缓和的地步。
??一旁的丹哥似乎还沒有准备出击的意思,我实在按捺不住,一手将按摩棒从丹姐的阴道内抽了出来,顾不得丹姐「啊」的一声大叫,一手脱了裤子,握着发烫的阴茎再次填满了丹姐空虚的下体。虽然我的阴茎沒有按摩棒粗大,但仍然把丹姐的阴道填得满满的,我略微抽动了两下,丹姐贪婪的用双腿夹住我,两手一把按在我屁股上往里用力推着,显然是要我抽动得更加用力她才满意。
??看着丹姐淫荡的模样,我的下体抽插得更加用力,同时我也习惯性的紧紧搂住丹姐,用我的胸膛将她丰满的乳房压得紧紧的,低头和丹姐的嘴唇紧密接触,口中的舌头如在丹姐阴道内的肉棒一样,和丹姐口里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上下的交合让我和丹姐都情不自禁的搂抱得愈发紧密,完全把身边的两人当作了空气。
??我嘴里叫着丹姐,「骚货,贱货,喜欢你老公的肉棒吗?」,「插得爽不爽,还要大力点吗?」。丹姐竟也附和着我,「我喜欢老公的大肉棒,插我,越用力越舒服!」。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说出来的这些话,而且也沒理会身边丹哥怎么想。
??后来仔细想想,也许是和丁克情侣交换时,他们给我的印象太深,在我潜意识里埋下了种子。在我和丹姐都处于极度兴奋时,这颗种子便悄悄的萌芽,以至我将阴茎插入丹姐阴道时,也将这颗种子种入了丹姐的脑里。
??丹哥仍然沒有行动,妻竟然也沈不住气,揭开眼罩,主动帮丹哥脱了裤子口交起来。我恍惚中瞥见丹哥疲软的阴茎在妻的嘴里进出,但纵使妻的舌头绕着丹哥的龟头如何转动,小口包着丹哥的阴茎如何抽送,丹哥的肉棒始终硬不起来,这让妻有些灰心丧气。显然这样的失望,是之前就发生过的,只不过,当时妻简短的呻吟声沒有引起我的注意。
??瞬间我才反应过来,丹姐如此的飢渴,背后竟然藏着这么一个小秘密。我估摸着丹哥一时半会可能也不能满足妻,心里有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