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秦念蕊

女警秦念蕊



随着近些年医药産业的蓬勃发展,可能一些K市的本地居民,都已经忘了在什麽时候,市中心那原本占地不小供人夏日裏纳凉的老公园,已经变做了一座由几栋楼连接而成的巨型摩天大楼。
巨峰大厦!
随着朝阳的升起,原本冷清的市中心,也慢慢热鬧起来,来来往往的人群,好像一群围着蚁巢辛勤劳作的工蚁一般,勤勤恳恳的重复着日复一日的工作。
“秦秘书早!”
“早啊”
巨峰大厦裏,在前台小姐羡慕又略带妒忌的目光中,伴着朝阳,一位染着酒红色波浪长发,幹练得体的黑色职业装包裹着凹凸有緻的身材,随着黑色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嗒嗒声。两条套在浅黑色丝袜中的修长美腿如同两条黑夜中的荧光棒一般。吸引着所有人目光的美丽女子走了进来。
“奇怪,今天秦秘书不和董事长一起来吗?”
“嘘,你小点声!”
在几位前天接待小声的议论中,我们也是知道了女子的名字,秦念蕊,巨峰集团董事长朱峰新任的贴身秘书。
微笑着对前台的接待打了声招唿之后,沒有理会几人的低声议论,秦念蕊已经径直的走入了大楼中的那架属于她的专属电梯。
爸,今天,我就把朱峰当年的罪状公布于衆!
“滴”
随着一声轻响,电梯的门应声而开,入眼处正对着的,就是朱峰那巨大的办公桌。
有时候秦念蕊也会疑惑,这麽大的,都能够十几个人当餐桌的办公桌,除了中间一点,空下来的其他地方真的只是爲了气派吗?朱峰看起来也不像这样的人啊?
虽然每次看到都会心中困惑不解,但是现在的秦念蕊显然无暇理会这些琐事,径直的走出电梯,踩着铺在地闆上那绘着八爪鱼图案的奇怪地毯,来到了朱峰的办公桌旁边,熟练的打开旁边一个暗格,摆弄起裏面那保险箱的密码锁来。
“咯嘣”
好了!随着一声脆响,保险箱的门应声而开,只是还不等秦念蕊取出保险箱中的资料,随着电梯的又一声轻响,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已经鱼贯而入,拥着那位经常出现在报纸显眼处的男子走了出来。
朱峰!他,怎麽来了!
看着眼前的不该出现在这裏的男人,现在正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知道事情败露的秦念蕊也只能先将保险箱中的资料別在包臀裙的腰间,然后趁着朱峰还沒说话,勐的沖了过去,现在,只能硬闯了!
擒贼先擒王!
当黑色丝袜包裹下的长腿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缐时,随之响起的,便是朱峰手下那群训练有素的保镖哀嚎倒地的声音!
可是就在秦念蕊准备挟持到朱峰的时候,心中却突然闪过一丝不安,下意识的收回本已经伸出去的手,几个后跳之下,却又重新靠在了办公桌的边上。
“不错不错,不愧是国际刑警特聘的格斗教官,这份身手,这份警觉,不错,不错”
仿佛倒在地下的保镖们都不存在一般,才走出电梯门口的朱峰只是一边贊赏着看着面前那个一脸警惕的盯着自己的绝美佳人,一边微笑着按了一下手表,让身前那层隐形的电网显露了出来。
看着朱峰面前那层电网,秦念蕊也是暗道一声果然,见朱峰对自己资料了若指掌,更是确定国际刑警内部已经出了内鬼,从安排自己进入巨峰集团开始,只怕就是一个针对自己的陷阱!
看来,今天只能拼了!
心中这边打算的同时,秦念蕊也是悄悄的调整好了自己的身姿,身子微微下躬,臀部不动声色的抵在身后的办公桌上,双腿微屈,以便身子随时可以发力,应对面前未知的危机!
“秦念蕊,精通各种搏斗和枪械技巧,但是我亲爱的秦秘书,你知不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随便碰的?既然你这麽迫不及待,那就好好享受吧!”
牢牢盯着朱峰,等待他还有什麽动作的秦念蕊突然惊讶的发现,朱峰对着自己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收起来面前护身的电网,走到了电梯旁的墙边。
“爸!”
随着朱峰在墙上不知道按了下什麽,秦念蕊震惊了,她从沒想过,自己消失了这麽多年,本以爲已经死了的父亲,今日就在这间办公室的一间暗室裏面!
那个闭着双眼,挂在墙上的男人,自己的父亲!
“啊!”
可是就当吃惊的秦念蕊准备有所动作时候,却突然发现有一股剧痛从自己腿间那丰满的肉缝处直沖脑海,原本警惕着朱峰的身子也是不受控制的捂着自己的腹部,蹲在了地上。
这是什麽,啊!呜!
蹲在地上的秦念蕊只觉得好像有一只大手放在了自己从未有人触碰过的阴户上面,不顾自己的感受,隔着丝袜与内裤的包裹,放肆的揉捏着!
“你看,我说什麽来着,我送给秦秘书的资料怎麽样?哈哈”
资料?听到朱峰的话,秦念蕊再去摸刚刚被自己別在腰间的那叠资料,却发现哪还有半点影子!
“啊,混蛋,你做了什麽!呜”
“秦秘书,我要是你,就掀开自己的裙子好好欣赏一下!”
“呃呃呃”
不理会朱峰的嘲笑,正打算忍着疼痛先站起来的秦念蕊,随着呲啦一声,惊恐的发现护着自己裆部的丝袜好像是碎了?那只大手好像在拨自己的内裤!甚至!已经碰到了自己敏感的阴唇!
“啊!”
这一惊之下,秦念蕊在顾不上近在眼前笑眯眯看着自己的朱峰,忍着羞意,一把将包裹着自己丰满臀瓣的包臀裙拉到腰间,就惊恐的发现自己阴户上黑色连裤袜的破洞处,几条透明的触手正在分工明确的撕扯着自己腿间仅剩的那条浅灰色内裤。
“你把他弄疼了!”
“混蛋!”
一把扯下吸在自己胯下的那几条触手狠狠的仍在一边的秦念蕊听到一边朱峰不善的语气,心中虽然羞愤,但身子却已经趁着朱峰说话的片刻,勐的沖了过去!
“爸!”
面对秦念蕊的突然袭击,朱峰好似有些反应不过来一般,竟是下意识的将手边唯一的人质与筹码,秦念蕊的父亲扔出去当做了挡箭牌。
而秦念蕊虽然一击不中,但也算是接住了自己的父亲,警惕的看着一旁重新打开电网的朱峰,知道沒办法再度进攻的秦念蕊也是抱着自己昏迷不醒的父亲,再度退回到了办公桌的位置。
“爸,你別,啊啊?!”
就在秦念蕊低头打量自己失踪多年的父亲时,却发现自己怀裏的父亲不知什麽时候,已经睁开了一双猩红的眼睛盯着自己,然后还不等秦念蕊说什麽,已经一口亲在了秦念蕊胸口浑圆处的衬衣上面。
而看到自己父亲这般疯狂的亲吻着自己的乳房,才见到失踪多年的父亲,不忍心伤害他的秦念蕊也只能忍着羞耻,手上用力想要推开自己的父亲。
可是哪知道推在父亲身上的双手却好像陷入泥潭一般,融入到了面前父亲的身体裏面,等到这时候,发现自己父亲有古怪的秦念蕊再想挣脱,却哪裏还挣的开。
拼命甩着双手的秦念蕊惊恐的发现,自己的父亲的身子上,竟然也延伸出了几条如刚刚吸在自己阴户上的触手,或者是,自己的父亲,现在除了头部,整个身子化成了无数条巨大的触手,好像一个有着人像的八爪鱼一般,将自己全身牢牢缠住。
“怎麽样,秦秘书,我的这份礼物你还满意吗?”
“啊,混蛋!朱,朱峰,你到底是,是什麽!这是什麽!啊,別!”
经管秦念蕊身手不凡,可是从小到大她又哪裏见过眼前这如科幻片中外星人入侵一般的场景,看着眼前正朝自己走过来的朱峰,原本仇恨的双眼,此刻也已经写满了恐惧!
只是眼前的朱峰好像并不想回答她的问题,随着秦念蕊的一声惊唿,那缠在她身上的触手已经将秦念蕊放倒在身后的办公桌上面。
与此同时,秦念蕊羞耻而又惊恐的发现,随着缠住自己脚踝上的触手发力,自己时常自傲的那两条笔直的长腿,现在已经被呈V字形吊在半空之中,耻辱的将自己那刚刚被撕破的丝袜间,浅灰色内裤包裹的丰满肉穴暴露在了朱峰的面前。
“混蛋,住手!你松开!”
说来也奇怪,那紧紧缠住秦念蕊的触手在朱峰面前,好像不存在一般,朱峰伸过来的大手就这样完全沒有一点阻隔的摸在了秦念蕊那被刚刚举起黑色丝袜包裹的纤细脚裸上面。
随着秦念蕊口中徒劳的怒骂,沿着秦念蕊修长的腿缐,在那顺滑的美腿上反复抚摸着。
“秦秘书,你话太多了!”
听到朱峰的话,秦念蕊刚要张口,就看到面前那形似自己父亲的脑袋伸到自己面前。紧接着从那形似自己父亲脑袋嘴裏一根比舌头粗长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触手一下子伸进了秦念蕊的嘴裏,狠狠地插进了秦念蕊脆弱的喉管之中!
“你!呜呕呕呕!”
嗯,满意的看了看面前秦念蕊随着被触手不断撞击喉管而不住痉挛却沒办法动的身子,朱峰也是取过身边办公桌上的剪刀,拉起秦念蕊黑丝破洞处仅有的那条浅灰色内裤,轻轻一剪。
“咔嚓”
“呕呕呜呕!”
“沒想到秦秘书下面都这是湿了啊?哈哈”
听到朱峰那句调侃的同时,躺在桌子上的秦念蕊就感觉到一根火热的事物抵在了自己的阴唇上面,正在反复的摩蹭着。
不!沒办法反抗的她才在心中无力的呐喊一声,就觉得下身肉穴处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好爽!
抱着秦念蕊那两瓣充满弹性的臀瓣,朱峰也是一下子将自己胯下粗大的肉棒全部插进了秦念蕊那未经人事,紧窄异常的处女肉缝裏面!感受到手上秦念蕊突然僵直的身子,朱峰却是丝毫沒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想法,抱紧手上那两片丰腴的臀瓣,将自己插在秦念蕊肉穴中的肉棒稍稍退出,直到那混着秦念蕊处女鲜血的棒身退出大半之后,这才又狠狠的插了进去!
“呜!”
痛!躺在桌上的无法反抗的秦念蕊心中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就是痛!狭窄的肉缝被朱峰这样粗暴的破穴而入,随着粗壮的棒身将紧紧闭合在一起的穴道与肉壁一点点的挤开,被撕碎的处女膜处涌出的鲜血也被涂抹在了自己阴道的深处,然后又随着棒身的抽离,被刮了出去。
“呜呜,啊,混蛋,拔出去啊,啊,混蛋!”
本插在自己喉管处的触手突然退了出去,看着露在自己面前朱峰那丑恶的面容,秦念蕊张口就骂,只是沒想到,随着她的骂声,朱峰却反而像是找到了节奏一般,有规律的一下下撞击在她那紧緻的肉穴裏面。
“秦秘书,你別急,等一等,我会让你求着我插进去的,哈哈”
“啊啊啊!”
伴随着朱峰的嘲笑声,秦念蕊就感觉到那跟深深插在自己肉穴中的肉棒散发出了一股莫名的吸力,好像将自己那细嫩的壁肉全部牢牢的拧在一起一般。
他!要把自己的阴道拧烂,让自己这样死去吗?
不,我不要,我不要这样耻辱的死掉!
“啊!”
盡管秦念蕊拼命的想要挣扎,但随着身体内自己的穴肉好像被一寸一寸从身上刮掉的剧痛感越来越重,最终她还是在一声绝望的痛唿中,完全失去了对自己下体的感知,晕死了过去。
看着身下一声痛叫,随着失禁的淡黄色尿液一股一股撒在桌子上,彻底晕死过去的秦念蕊。朱峰反而更加兴奋起来,撤掉了束缚着秦念蕊身子的触手,抱着秦念蕊软软搭在自己身上的那双性感长腿,一边放肆的亲吻啃咬着,一边更加大力的在秦念蕊那鲜血,淫液与尿液混在一起的肉穴裏沖刺起来。
“嗯”
朱峰就这样继续拧着秦念蕊的穴肉又抽插了百馀下,这才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将自己的精液盡数射在了秦念蕊那不住痉挛的肉穴裏面。
“她就交给你们了,三个小时,记住了”
发洩完心中欲望的朱峰满足的拍了拍秦念蕊那无力垂在桌子边上的丰腴大腿之后,这才重新穿戴好自己的衣物,召唤出一根触手,卷着自己刚刚被秦念蕊踢晕在地上的一衆保镖,离开了自己这混合着荷尔蒙与尿骚味的办公室。
... ...
巨峰大厦顶层,那专属于朱峰的办公室内
此时的秦念蕊已经被无数条触手紧紧的吊在半空之中,刚才身上还算完整的衣料早已经消失不见,在透明触手的束缚下,除了腿上那条已经破破烂烂的的黑色连裤袜之外,白皙修长的酮体那还有一丝衣料的遮掩!
浑圆的乳球被两条触手从乳根上牢牢的捆住,秦念蕊那本就挺翘的乳球更加挺立,而秦念蕊那本被吊在空中的两条修长的美腿,此刻也被弯折在自己胸前,紧紧折在一起的两条腿的大腿与小腿腿弯处,各自夹住一条正在不断蠕动的触手。
而两条被夹住的触手不断分泌出的那一股股粘液,顺着秦念蕊光滑紧緻的大腿流向全身,秦念蕊那下意识在空中扭动的白皙身子,也一点点变得红润的有些妖异起来。
随着肉穴与菊穴裏两条婴儿手臂粗细的触手不断的在秦念蕊那紧窄的肉缝中抽插着,大股大股滑腻的粘液也是混入了还昏迷女人的敏感的肉缝上面。
几个小时之后,
随着办公室旁落地窗外的阳光变得愈发炙热,那本还捆着秦念蕊的触手们也是各自又将秦念蕊身上的粘液仔细的在女人赤裸的白皙身子上涂抹一遍之后,这才缓缓的消失在办公室的空气之中。
... ...
秦念蕊这一次昏迷,就昏迷到了下午,
在梦中,秦念蕊忘记了心中多年的仇恨,忘记了肉穴上刺骨的疼痛,这时候的她只觉得浑身好像泡在一缸温暖的水中,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爽,随着身上传来一股股的愉悦感与满足感,下意识的呻吟着。
直到,
她再次清醒,睁开那双有些迷煳的双眼,看到坐在自己面前沙发上同样一丝不挂,那个残暴的夺去自己处女贞洁的男人,朱峰!
混蛋!
看到眼前这个沒有一点防护,就大刺刺的坐在自己面前的朱峰,愤怒的秦念蕊也顾不得此刻赤裸在空气中的雪白酮体,挣扎着虚弱的身子,扑向了面前的朱峰。
“啊!”
只是下一刻,随着一声惊唿,在秦念蕊惊恐的目光下,朱峰的身上也是涌动出两条手臂一般的触手,将自己本要挥出去的拳头扯在半空之中,而伴着手上触手的拉扯,控制不住前沖身子的秦念蕊也好像投怀送抱一般,赤裸着性感的身子,跨坐在了朱峰的腿上,随着手臂被高高拉起,耻辱的将自己右侧饱满的乳球,送到了朱峰的嘴边。
“怎麽,秦秘书,这麽迫不及待了?”
“混蛋,你放开我!”
用如此羞耻的姿势跨坐在男人身上,又听着耳边朱峰的调笑声,羞愤的秦念蕊盡管双手被触手捆在头顶,但跪在沙发上的一条腿却是挣扎着踩在了沙发上面,打算先撑着身子从朱峰的大腿上离开。开始哪知道就在这时候,眼前的朱峰却是一口含住了秦念蕊胸口那红宝石般的娇嫩乳头。
“啊啊啊,別舔,停!啊啊,別啊!”
乳头被含住的瞬间,秦念蕊只觉得脑海中的一切都被撕的粉碎,只剩下了无盡的空虚与渴望!还坐在朱峰腿上的身子这一刻也仿佛被打开了开关一样,在朱峰的身上疯狂的扭动起来。嘴上虽然喊着不要,但扭动的身子,却不住的将自己胸前的那对乳球,向着朱峰嘴裏塞去。
我,我这是怎麽了?啊,好,好难受!
秦念蕊不知道的是,这一刻她的身子,再度如刚刚被粘液包裹时候那样,泛起了诡异的红潮!
“既然秦秘书不让,那秦秘书你就把你的这两团淫肉拿开啊?”
“啊,別,別停下,给我!啊,快给我!”
看着面前完全被情欲控制一脸痴态,求着自己的秦念蕊,朱峰却是不紧不慢的将秦念蕊另一条还跪在沙发上的腿也扶了起来,让秦念蕊就好像撒尿一般,蹲在自己身前。然后扶着自己胯下的肉棒,顺着秦念蕊那已经满是泥泞的肉穴口轻轻的刮弄了一下。
“啊!给我,给我啊,插进来!插进来!”
秦念蕊快疯了!身上那好像从骨头裏面传来的要将自己整个融化的空虚感,已经将她的身体完全击溃!可是偏偏不知道爲什麽,脑海中的理智却始终有一丝清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对着眼前这个恶魔,卖弄着自己性感的身子,下贱的求着对方占有自己,蹂躏自己!
“啊啊啊啊啊”
甚至于,当朱峰将自己的肉棒抵在自己阴唇上面的时候,自己竟然会这样不顾羞耻的一屁股坐了下去,用自己那已经空虚至极的肉穴将朱峰那粗壮的肉棒一口吞了进去。卖力的擡着自己的屁股,吞吐着朱峰那刚刚夺去自己处女贞洁的肉棒。
感觉怎麽样?
随着穴中的空隙被粗壮的棒身满满的塞住,娇嫩的壁肉被一次次的刮弄,撑开。大股大股的淫水顺着棒身退出时候被翻开的穴口喷洒出去!
秦念蕊的脑海中也好像有个幽幽的声音问着自己那仅存的理智,感觉,怎麽样?
好,好舒服!好,好爽!
在身上那令自己无比愉悦与享受,仿佛毒品一般都性快感,与那让自己无比迷恋的满足感下,秦念蕊那仅存的理智,在这一刻,也选择了沈沦!
还想要吗?
那幽幽的声音再次传来,
想,想要!
不知道什麽时候,秦念蕊被触手捆着的双手已经松开,那正在朱峰身上放声浪叫的她却只是一只手扶着朱峰的肩膀,一只手已经随着自己正在卖力上下擡起的屁股,捏在了自己含着朱峰肉棒上,那早已经充血肿胀的阴蒂上面!
想以后一直这样吗?
脑海中那熟悉的幽幽声再次传来。
想!我要!我要!
只是这一次相比于前两次,秦念蕊的理智思考的时间更加短暂,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在心中喊了出来!
这一刻,她不在记得仇恨,她只想被这样填满!
她只想要朱峰的肉棒!
她只想被现在自己含着的这跟肉棒操!狠狠的操!
那,亲上去,亲吻你的主人!
随着脑海中那幽幽的低语,跨坐在朱峰身上的秦念蕊也是低下了自己绝美的脸庞,一口吻在了朱峰那满是诡异笑容的嘴上!
“呜!”
在秦念蕊吻在朱峰嘴上的同时,她只觉得一股莫名的吸力从朱峰嘴中传来,将自己的精气神全部抽走一般,好像灵魂被人紧紧的扼住,紧紧的包住一般!
轰!
秦念蕊脑海中突然一声巨响,
“啊啊啊啊!”
骑在朱峰身上不住抖动的性感娇躯也是僵直了刹那,然后无力的摔倒在了沙发前那绘着诡异八爪鱼突然的地毯上面,那还包裹着残破丝袜,蜷着的双腿依旧大大的分开。随着失神的脸上痴痴的笑意,一股一股的淫水从那还在不断抖动,沒来得及闭合的肉穴裏面,喷洒出来!
而另一边沙发上彻底完成契约的朱峰看着地上秦念蕊那痴淫的样子,还沒发洩完的他也是从沙发上站起身子,扑向了他面前这个曾经身手矫健,智慧过人,从今以后却只是一头沒有任何思想,见到人就会发情的肉货!
“主,主人,我要!操我!主人!”
随着朱峰再次压上来的身子,秦念蕊的嘴裏也是发出了含煳不清兴奋的呢喃,只是现在那绝美而满是痴态的脸庞上,在那双无神的眼眸边上,不知道什麽时候,还残留着一行亦或是快乐亦或是悲伤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