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宿在肥婆家被硬上

寄宿在肥婆家被硬上



我:"阿.....阿..阿...不行,宁姨,我要射了"
宁姨:"快....,赶快"
是的沒错,现在一只脚在帮我足交,另一只脚放我嘴里的,正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宁姨
这篇故事将会从我被硬上,到半推半就,到主动享受,全部说清楚
先来人物介绍
我:一个刚上大学的小孩子,身高160 体重45,因为身体有问题,所以长不高
宁姨:50岁,身高180 体重85 根本标准的男生身材 家里有钱的富婆,单身,不用工作,有一头金色的长捲髮,妹妹头 带着一副粉红色的铁框眼镜
宁姨说这样看起来比较年轻,事实上并沒有??因为真的老了??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高中毕业后的我,考上南部的学校,妈妈有在自己的脸书po文,于是他的国中同学,也就是宁姨,说我的学校离她家很近,反正家里也只有她一个,空房间多的是,欢迎我去住
妈妈本来觉得,这样不妥,欠人家一个人情,但后来想想,我身体不好,有个认识的人照顾一下也好,于是决定每个月给宁姨4500的房租,就让我去住了,沒想到,我的第一次就这样被宁姨抓进手里...........
妈妈说,宁姨年轻时条件虽然普通,还是有人追的,但标准太高,错失了很多机会,导致到现在还单身
宁姨家位于某座山的山顶上,是一栋独栋的別墅,地大到还有自己的游泳池,房子的顶楼整层是她自己用的健身房,真的是女富婆
刚搬家第一天,是爸妈和我一起搬的,第一次看到宁姨的印象,就是一个身材很壮的中年妇女
一头金色的头髮往后绑,戴着粉红色的铁框眼镜,穿着一件t雪配牛仔裤跟一双夹脚拖
不过奶子倒是挺大的,就算是穿t雪还是藏不住她的大奶,刚看到时有被吸引一下,但看到脸就放弃了
就以第一天的感觉来说,宁姨是一个很热情的人,也许是一个人寂寞久了,突然有人可以陪她,所以很高兴吧
等到全部的东西都搬完,也晚上了,但爸妈明天还要上班,所以还是得赶回北部
宁姨给我的房间就在她房间隔壁而已,进去后差点沒吓死,一个房间而已,竟然就是我家客厅的两倍大
唯一的缺点是,房门沒办法锁,但当下并沒有想太多
很快的,到了晚上要洗澡的时间,我衣服都脱光了,开了水才发现我房间的浴室沒有热水
本来想硬着头皮先洗完的,但宁姨突然跑来敲我浴室的门
宁姨:"弟弟呀!抱歉宁姨忘了,你的浴室好像沒有热水吼?"
我:"ㄜ...对呀!沒关系啦!"
宁姨:"怎么行,到时候感冒了我沒办法跟你妈交代阿,今天来宁姨房间的浴室洗吧"
不过因为我把换洗衣物放在床上,只好用毛巾挡住我的小鸡鸡就出去了
宁姨看到我的身材后简直吓坏了,摸了摸我的胸口后说:"弟弟呀!你怎么瘦成这样?"
但随后又补了一句:"不过我喜欢"
我就当宁姨在开玩笑,也沒理他,就近去洗澡了
洗完澡躺上床后,决定做每天睡前的例行公事-打手枪
在Seting选了我最喜欢的a片后,开始尻尻,一直到射出来后才想到床边沒卫生纸,要到书桌上来,当我起身走近书桌时,发现门被关上了
本来有点吓到,但后来一直用"风吹的"来安慰自己
隔天早上起床后,宁姨已经把早餐做好了,发现今天宁姨穿了一套OL套装,一身黑色的连身裙,配上肤色丝袜,里面的白衬衫颜色透到可以看见胸罩的颜色
看宁姨穿这样,以为他要出门,于是开口问她
我:"宁姨,你等等要去哪里呀?"
宁姨:"沒有阿!怎么这样问?"
我:"喔...沒有啦!看你穿的蛮正式的"
宁姨:"喔...我在家都喜欢这样穿阿!觉得这样的自己美美的"
我:"喔...喔..."(心里三条缐,怎么不想一下自己的年纪)
这时宁姨讲了一句话,让我一头雾水
宁姨:"弟弟呀!晚上如果有困难,或是有甚么需求,要解决的,可以找宁姨,我们现在既然住一起了,就互相帮忙,不用自己来沒关系,然后宁姨不缺钱,不跟你收房租,妈妈给你的就当零用钱用吧,不够再跟宁姨说"
我:虾?...ㄜ!好喔"
下午吃完午餐后,我跑进房间睡午觉,睡到了3点半,听到楼上有金属碰撞的声音,应该是宁姨在运动吧,想说一起去运动好了
在浴室上个厕所,要出去时发现,宁姨今天换下来的内衣裤跟丝袜怎么会丢在我房间浴室的污衣桶呢?难道她房间沒有?
但还是沒想太多,走上三楼后,我被吓到了,因为宁姨并沒有穿上衣,就连下体也只穿一条内裤而已
我马上跟宁姨道歉,并要走下楼
宁姨:"沒关系啦!你又不是外人,是说你上来幹嘛?"
我:ㄜ...我想说运动一下"
宁姨:好啊!宁姨教你"
我:"那...你要不要去穿件衣服阿?"
宁姨:"沒关系啦!以后让你看到不想看,等等不要勃起到沒办法运动就好,重点是我懒得下楼拿衣福"宁姨笑着说
今天做的是卧推,宁姨站在我身后帮我扶助槓铃,那两颗大奶就在我眼前一直晃
宁姨的奶子虽然大,但或许是有年纪了,是下垂的,虽然我对老女人沒什么兴趣,也喜欢教小一点的女生,宁姨完全不是我的菜
但究竟是处男,还是勃起了,也被宁姨发现了
宁姨:"唉唷...弟弟会害羞唷!勃起了耶!"
我当时难为情到整个脸都红了起来
宁姨:"好啦!不鬧你了!今天先做到这就好"
虽然只推个20下,但瘦小的我,手已经沒力了
晚餐时,宁姨又换上早上那套OL服,但这次里面的白衬衫扣的扣子又更少了,半颗奶子炸了出来
宁姨特別煮了一小碗鸡汤要给我喝,说对于重训后很有帮助
我:宁姨,你也喝一点吧"
宁姨:"喔...我不了,喝腻了"
晚餐过后我跟宁姨在客厅一起看电视,但此时我发现自己的小鸡鸡一直乱翘,怎样也消不下去,于是决定回房间解决一下
回到房间后,裤子才刚脱下,门就被宁姨打开了
宁姨的第一句话就是:"早上不是说了吗?有困难要找宁姨帮忙,怎么又在自己解决呢?"
我受到惊吓,说:"宁姨抱歉,这种事我自己来就好"
奇怪的是,平常吓到,鸡鸡会马上软掉,现在竟然还是硬的
宁姨:"乖啦!听话,让宁姨看看,帮你的忙"
说完,宁姨就隔着裤子一直摸我的鸡鸡
我努力的把她的手剥掉,想逃出房间
这时宁姨赏了我一巴掌
并怒道:"闭嘴!你真的以为我会让你免费住我家,还给你零用钱喔?当然是要用身体换阿"
宁姨:"好啊!你要走是不是,你现在走,看半夜在山上有沒有人救你"
说完话后,宁姨把我压在床上,用她的双腿压住我的脚,一只手就压住我的双手,另一只手去託我的裤子
宁姨:沒想到是包茎屌耶!真是罕见,可惜有点小
我死命地想挣扎,但无奈重训后手沒力,加上宁姨的力量实在太大,根本沒甚么效
这时宁姨不知道从哪拿来的两副情趣手铐,把我的手扣在床头上,这使得我更沒办法挣扎了
宁姨:"你今天乖乖配合我,就是舒服的结束,反之,我会让你有个很不愉快得第一次"
边说,宁姨边把她的上衣跟胸罩脱掉
脱完衣服后,宁姨的手一直在我的胸口摸来摸去
宁姨:"弟弟呀!真是抱歉委屈你了,你也知道宁姨我单身,但人总是会有身理需求的,平常只能自慰解解闷,你就比较可怜,刚好成为我手中得猎物,反正现在不做,以后也会做,我帮你破处,你应该要开心"
我:"拜託不要....放过我...."
我讲道都快哭出来了,沒想到宁姨竟然不当一回事反而还说:"你就尽管哭,尽管叫吧!这里是山上,根本沒人会听见"
说完话后,宁姨开始舔我的鸡鸡,第一次是怎么舔的,说实话我有点忘了,只记得当下真的很不想,结果射了一堆,量多到从宁姨的嘴巴流出来,流的整个床单都是,沒想到宁姨竟然把那些全吞了,还故意把脸贴近我,故意在我面前伸出舌头把嘴唇的精液也舔干进,表现出一副自己很骚的样子
第一次射出来后,我的鸡鸡也软了,沒想到宁姨还是不肯放过他,开始玩弄像一颗小球的鸡鸡
宁姨:怎么那么可爱呀!跟我以前在A片上看得完全不一样"
随然我很不想要,但毕竟这是身理反应,他还是在宁姨的刺激下,勃起了
宁姨:原来在我手中变大的感觉那么好玩
说完,宁姨问我:你有沒又有在A片里看过足交?很舒服的喔"
宁姨也不等我回话,就开始动作,他先把其中一只脚底的丝袜撕破,在把我的鸡鸡塞进去,然后用两脚夹住,开始上下套弄
过程中我完全感觉不到舒服,指觉得龟头被丝质的东西一直摩擦,有点痛
大概过了5分钟,我又射了一次,这次射在宁姨的脚底
我实在不懂,这样女生有甚么好舒服的
随后宁姨又把我的鸡鸡含进他的嘴里,沒两分钟,又硬了
宁姨:"看清楚,重头戏要来搂,你人生的第一次"
说完话后,宁姨一屁股往我的鸡鸡坐下去,宁姨的小穴有够紧,果然是处女,但说实话,真的蛮舒服的
宁姨大叫了一声"阿...."
宁姨开始摇他的屁股
然后开始讲一些污辱我的话"喔....爽...你这瘦皮猴,就是沒力量难怪被欺负...喔....阿.....你就当我的性奴吧....阿.......
原...原来跟小男孩打炮也那么爽"
沒5分钟,我感觉到要射了,一直叫"要...要射了啦"
宁姨:"直....直接射进来"
宁姨加速他屁股摇动的速度,沒一会儿,我全射进宁姨的小穴内了
宁姨起身后,我才发现我的龟头破皮了,有点痛,又有点舒服
宁姨:"怎样?第一次得感觉还不错吧,如果你乖乖听话,感觉一定更棒"
说完话后宁姨就把我的手铐解开,抱着我睡着了....
而我,则是哭到沒力也跟着睡着了
- -- -- --? ? ---------------------------------------------------------------------------------------------------------------
PART 2 半推半就
隔天睡醒后,本来以为昨天是一场恶梦,但看看全裸的我,还有弄湿的床单,但来是真的
本来想找件衣服穿得,沒想到我房间的衣服都不见了,看来是被宁姨收走了
肚子饿的我,只好硬着头皮全裸出去吃早餐
走到客厅后,看到宁姨今天又是OL装,只是丝袜变成黑色的
宁姨:"起床了呀?吃早餐阿"
我:"宁姨,我的衣服呢?"
宁姨:"什么衣服?你以后在我家都要这样全裸喔,让我可以赏心悦目"
宁姨做的早餐都是一些富含"锌"的食物,还被他逼吃了一堆锌片,本来有喝咖啡的习惯的,也被他制止,说这样精液会臭
吃完早餐后,宁姨又急着要打炮了
宁姨:"走,进房间"
我:"要..要幹嘛?"
宁姨:"打炮阿!还是你要在客厅,我沒意见"
为了避免挨揍,我乖乖地跟宁姨一起进房间
进到房间后,宁姨坐在床边,伸出她的丝袜脚,要我舔,我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舔
宁姨的脚实在有够臭,但我却有点喜欢
大概双脚都舔了3分钟后,宁姨要我躺回床上
跟昨晚依样,宁姨又把她的丝袜脚撕破,在把我的鸡鸡塞进去足交
不同的是,这次的感觉比较舒服
沒5分钟,我又射了
依样射在脚底
未完.....先去睡了,待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