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姨姐真实的一夜床战

和大姨姐真实的一夜床战



我承认比较好色,喜欢玩女人,网上聊了三四十个都上床了,但我从沒想过和我老婆的姐姐会上床。
我大姨姐36岁,是个很能幹,要强的女人,比我老婆长得漂亮,个子也高,只是和她老公好像关系不太好,鬧过几次离婚。
那是去年夏天,她家电脑出问题要我去做系统,我去了后她刚好有事出去,我一个人在家做系统。
晚上很晚了她喝醉了被一个男人送回来,一看那男的就知道他俩绝对有一腿,那男的看我在家很不自然,也沒坐直接就走了。
我扶着大姨姐坐到沙发上,去给她倒了杯水,回来看见大姨姐已经躺倒在沙发上了,忙帮她把刚跟凉鞋脱了,给她喂水。
那会看见大姨姐漂亮精緻的五官,小巧的嘴唇,我真忍不住了,几次都想亲下去,可是真沒那个胆子啊,只能走进了她的脸,感觉她的唿吸。也不知道她喝了多少,会不会突然醒来?
胡思乱想中我还是沒忍住,凑过去在她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这一下就让我心跳加速,下面一下子就硬了!
真是色欲熏心啊,我鬼迷心窍的扶着大姨姐进了卧室,让她躺下,还不敢太过分,试探性的从她双脚开始抚摸,亲吻。
你別说平时沒注意,我大姨姐还真是个精緻的女人,一双玉足都保养得非常细腻白皙,我忍不住在她脚面上轻轻亲吻着,然后逐渐亲吻小腿,大腿……手也不老实的伸进她裙子里探索者。
我大姨姐好像一直沒什么反应,当我吻到她脖子的时候,她扭了一下身子,我突然一下惊醒了!卧槽,要是他老公突然回来怎么办?当时我吓了一身冷汗,好在我立刻冷静下来。怎么办?继续还是放弃???
精虫上脑一切都控制不住了,我先平静了几分钟,之后冷静的拨通了她老公的电话,问问什么时候回来?
她老公说今天开车去外地了,估计明天下午回来,还说如果电脑修完晚了就住他家吧。
我天啊!真是天助我也,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连老天都帮助我,我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吗?给老婆再打了个电话说电脑还沒修好,今晚住她姐家了。
哈哈,一切安排妥当,我心情激动的要开始享受这一夜的盛宴了!
之后,自然是先不断亲吻大姨姐的身体,轻轻揉捏她的奶子,阴阜。我想让她先有感觉,这样就不容易拒绝我了。
果然,沒一会,睡熟的大姨姐开始有了反应,鼻子发出轻微的嗯嗯声,大腿也不由自主的摆动,也许以为自己在做春梦吧。
我知道时机成熟了,慢慢脱去我两的衣服。妈的,大姨姐的身材还真不赖,是个极品少妇啊。
当时也不怕她醒来了,直接趴在她大腿中间舔起她的阴唇,阴蒂。大姨姐直接啊啊的叫了起来,我趁热打铁,舔完了挺起大鸡吧就插入了!
刚插进去大姨姐突然睁开醉醺醺双眼,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看清是我了,反正她用手想要推我,嘴里含煳不清的说,「不要……不要……啊!」
我都这样了哪还能停下,她推的也沒什么劲,我继续抽插。慢慢她好像也迷煳了,只剩下呻吟。
后来又把她转过身来从后面幹,真是爽死我了,中间有好几次要射都忍住了,最后实在太刺激沒忍住,因应为怕她怀孕全射在她肚皮上了……
此时大姨姐也已经醒了,浑身大汗的躺在我旁边喘气,几分钟后她沒说话,我听见她好像轻轻在抽泣,然后自己起来去了卫生间。
我当时真有些害怕,毕竟是我老婆的亲姐姐啊,我悄悄跟出去,听见她在卫生间放水洗澡,可能是我大姨姐太诱人了,这时候我又可耻的硬了,想反正已经幹了,再幹一次!
我进入卫生间大姨姐正在沖澡,看见我一下子捂住身体叫我出去,我哪管,沖过去抱住她就亲,她的反抗比刚才激烈得多,我都快放弃了,她突然又哭了,哭着说,都是她不好,喝醉了才和我这样,她对不起她妹妹……
我一边劝一边继续攻势,从后面抱着她亲她的脖子,还说,「姐,那我帮你洗,洗完我们出去。」
她也不说话就是哭,我一边亲,一边洗,胆子越来越大,洗到她屁股时一下分开她的大腿,转到前面,蹲在地上直接舔她的阴唇,她大叫一声想捂住,我抓着她的手强行舔,舔着舔着她也不躲了,我轻轻把她腿分开,一只脚架在浴缸边上,让大腿大开,慢慢舔动她的阴唇,阴道口,阴蒂……
大姨姐也来劲了,轻轻哼起了,但口中还是哼着说,「不要,不要……」
后面你们都知道了,舔后直接在浴室里幹了她两次,又让她趴着墙壁翘起屁股从后面幹了一次。
这一夜是疯狂的一夜,回到卧室在床上又翻来覆去幹了一次。
印象最深的是,在床上幹得起劲,我让她趴到我身上来,女上男下,她都坐上来了,我的阴茎已经进入她身体,可她就是不肯上下动作,我使劲动了几下,她还是不动。
我说:「姐,你动啊?」
她低着头,双手放在我胸口,摇摇头,说我不会。
估计是她害羞不肯,毕竟我是她妹夫啊。不过当时那表情別提多娇羞诱人了,我冲动了,把她翻过来压在身下狠狠的幹!幹的很勐,她下面的水也很多,弄得到处都是,我特激动说,「姐,你的水好多啊!」
她迷迷煳煳的说,「要不擦擦?」
我说:「为什么擦啊?我就喜欢你水多。」
她闭着眼说,「不擦太滑了。」
卧槽,估计是她和別人做的时候,別人说水太多太滑,插着沒感觉。
我们就这么颠鸾倒凤一晚上,第二天我腿都软的,早上醒来大姨姐已经不在床上了。我起来看见她在客厅呆呆坐着,这次她很严肃的和我谈了,大致意思就是,昨晚的事让我们俩都忘记,昨晚是因为喝醉了,她不会告诉我老婆,也就是她妹妹,也希望我忘记,不要对任何人说,但她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在发生。
当时我还想争取一下,长期保持关系,但她真的很严肃,我就放弃了。
后来也真的在沒有机会了,但她还是像以前什么都沒发生一样,来我家啊,找我帮忙啊,但一直再沒提那晚的事!
直至上周六傍晚,我和外国回来探亲的同学叙旧,期间同学有些醉意便送他回酒店,在电梯到达的楼层停下门打开时,门外竟然站着大姨姐和那晚了她喝醉送她回来的男人,大姨姐和我四目交投,呆了……她立刻低头进入电梯离去。
晩上约十时多,大姨姐打电话给老婆,説姐夫出差了,电脑又出问题让我去做系统……
到了大姨姐家,她开门后让我进入屋内,便呆呆坐在客厅不发一语,此时我也不知説些甚么,突然她哭了,哭着说,都是她不好,不应和那男人交往,并要我替她保密,不可以让姐夫知道,并把她和那人的事全告诉我……最后她也向我放话,会断絶和那男人的关系。
我和大姨姐俩人之间的私密事也延续了,当晩就如上次那样,我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说电脑还沒修好,今晚住她姐家了。不同的就是大姨姐心扉完全放开了,热情奔放,整晩主动求欢,高潮连连不絶,直至筋疲力盡才相拥而眠。
早上大姨姐在厨房弄早餐,见我醒来,脸露红霞羞羞的低头,见大姨姐如此娇媚,我也忍不住拥着她亲吻……